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快讯 > 文博新闻 >

叙利亚文物保护:与时间赛跑转移文化遗产

时间:2015-10-13来源:文汇报 作者:吴雨伦

 

叙利亚文物保护:与时间赛跑转移文化遗产

 

“我是世界上最悲伤的会长”叙利亚文物工作者与时间赛跑,转移文化遗产   

 

大马士革国家博物馆的外墙层层剥落,画廊大厅空空荡荡,只有玻璃橱和海报提醒着人们,这里曾拥有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化瑰宝。   

 

树木林立的花园外,古老的石棺被混凝土外壳保 护着,似乎预防着随时会降临的炮弹。穿过花园是另一座建筑,马蒙·阿卜杜勒·卡里姆的手里拿着有4000年历史的美索不达米亚花瓶,对CNN记者悲观地评 价了自己现在的工作,“我是世界上最悲伤的会长。”卡里姆是叙利亚文物与博物馆协会会长。现在的他背负着一项重大的任务:将文物从战乱地区或“伊斯兰国” 控制区转移到私密且安全的地方。   

 

伤害将永远不会褪去

 

看到大马士革国家博物馆空空如也,不禁让人沮丧,但当你看着文物被摧毁却毫无办法时,难过伴随着无力感一同袭来。过去四年,叙利亚大量的文化遗产被恐怖组织掠夺、破坏乃至铲平。卡里姆曾看着阿勒颇古城与古代露天剧场被焚烧却束手无策,圣陵里的文物被土匪偷盗后远销海外。   

 

随着“伊斯兰国”过去两年内在叙利亚大肆扩张,大量与他们所宣称的“伊斯兰教义”相违背的考古遗址与文物古迹被接连摧毁--“伊斯兰国”将具有文化价值不可估量的尼姆鲁德与哈特拉古城夷为平地,帕尔米拉古城也摇摇欲坠。   

 

当叙利亚内战的脚步触及到大马士革,卡里姆下 令转移博物馆内的每一件艺术品。这份工作异常艰难,而且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。上月,“伊斯兰国”在帕尔米拉古城残忍地杀害了叙利亚考古界泰斗哈立德·阿 萨德,遗体被吊在广场的柱子上示众。最近,博物馆的一位工作人员在花园内被从天而降的炮弹击中而遇难。   

 

虽然困难重重,卡里姆誓言要力所能及保留叙利 亚文化遗产,有一群积极性颇高的志愿者帮助他完成这一使命。“我们相信危机终将结束。然而对文化遗产造成的伤害将永远不会褪去。”卡里姆说,“这就是为什 么我们尽力推动所有叙利亚人去拯救这些文化遗产。否则,将来我们的孩子将会谴责我们。”   

 

在博物馆大院内,几十名志愿者日复一日地重复 着机械的工作,将各种古代艺术珍品归类整理、拍照存档随后打包。“从代尔祖尔镇我们转移了约35000件文物。”卡里姆指着另一件花瓶说,“我们从美索不 达米亚遗址拯救了成千上万这样的文物。这是一个从公元前2000年遗留下来的花瓶。”    

 

文化遗产属于全人类

 

在“伊斯兰国”控制帕尔米拉前,成功将所有罗 马时期的雕像转移,是这个团队目前所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。在院子的一个房间中,几十座罗马雕像静静地矗立着。上世纪,黎巴嫩人从帕尔米拉古城掠走了这些罗 马时代文物,后来叙利亚人重新夺回了它们。卡里姆与他的团队现在做得更出色,他们从更残暴的“伊斯兰国”手中抢救下了更多的文物。“我们挽救了4000座雕像和半身像。想象一下,如果这些珍品落入了‘伊斯兰国’手中,一定会被全部摧毁。”   

 

卡里姆的工作汇集了几乎整个国家的力量。除了“伊斯兰国”与“基地”组织外,其他内战方各组织虽然相互交锋,但依然团结在一起支持卡里姆的文物保护工作。在这个被内战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的国度,这一现象极其罕见。   

 

“我们是一家政府机构,但我们也会在被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区域工作。我们的工作是一门非常职业的学问,是为所有叙利亚人而战。”卡里姆说,“我们没有两处文化遗产,一处是政府的,另一处是反政府力量的。我们的文化遗产属于所有叙利亚人,属于全人类。”   

 

卡里姆非常自豪能领导这场拯救文化瑰宝的战争。他经常亲赴前线,足迹遍布叙利亚各地,从四面楚歌的哈塞克省、库尔德地区,到最近转移罗马雕像与其他文物的帕尔米拉古城。“在这样的危机中工作并不容易,但是我们别无选择。”   

 

叙利亚拥有悠久的历史与多元的文化。除了多座 古城,叙利亚还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些教堂,与伊斯兰最早时期的重要陵墓。对于卡里姆与他的团队来说,时间就是奢侈品,因为他们要与“伊斯兰国”赛跑,拯 救叙利亚剩下的文化遗产。他们已下定决心赢得这场战争,在未来的某一天,将这些瑰宝带出藏身之地,带回本属于它们的博物馆。